行走江南

                心情随笔

                行走江南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8-12-23 11:20 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行走江南

                  我自小生长在江南,按理江南人身上流淌的血应与江南土地交会融合,我却并不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家乡既没有北国万里雪飘的风光,也没有江南梅雨时节独有的烟雨迷蒙的旖旎气息。它只是一个广义的江南。我向往一个真正的江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没去到过江南,却在各式各类的国风歌曲中领略过江南的意境。幻想中的江南应是四面环水,咫尺往来,都需靠舟楫。[由www.willowandsass.com整理]

                  全镇依河成街,桥街相连。河埠廊坊、过街骑楼、临河水阁,一派古朴幽静,还有淡淡的疏离的薄烟笼罩在白墙黑瓦的简朴楼房的上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江南的小镇或许永久笼罩着薄薄的雨雾,袅袅炊烟缓缓从小屋上头升起,有些意料之外的温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江南,它托付起我们对那份静谧与完美的文艺幻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正如《琵琶语》中所构画出的江南美。这支循环了将近一年的曲子陪伴我灰色的高三,让我心里多少有了些慰藉,还有对未来的希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能活在这样一种单纯美妙的音乐和这一片秦砖汉瓦遗风的蓝印世界,只有心的震颤和宁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沉迷于这种奢侈,宛如望见于千年古镇之上,巨幅的蓝印花布悬天而挂,迎风摆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素洁的白色小花印入古朴的蓝,在光的投射下,亮而不艳,实而不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简单朴素的心被那些蓝印花布包裹起来,竟突然生出很多的感动来。不为人,不为事,只为这漾在眼波里的素寂的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素如简,人淡如菊。我看到了童真,是一大片青葱竹林里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和她的玩伴,手中紧握糖饼和在风中摇曳着的风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日出到迟暮,往返竹林与村头之间,欢笑洒落遍地。人说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,大抵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想起纳兰曾说过:倘异日者,脱屣宦途,拂衣委巷,渔庄蟹舍,足我生涯。药臼茶铛,销兹岁月,皋桥作客,石屋称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恒抱影于林泉,遂忘情于轩冕,是吾愿也,然不敢必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生于富贵世家,是个人人艳羡的贵公子,朝中首辅明珠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出生注定要不平凡,却说自己“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”,渴望学苏轼阳羡买田,渴望学苏舜钦筑亭沧浪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纳兰一生执着的,不是做个风光侍卫郎,而是一个没有朝中杂物纷扰与世俗烦恼的朴素江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月子弯弯照九州,几家欢乐几家愁。”一向很喜欢这句诗,由南宋江南吴地一带民歌演化而来,写的虽是各地民间疾苦,勾勒出的意境却是江南一带独有的气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没去过江南,却在书中,音乐里领略过江南的美。此时我听着《琵琶语》,脑海中浮现出一段文字描述过的画面:

                  他突然看到一个孩子从身边跑了过去,边跑边跳,骑着竹马,跑到了藕荡桥的那边,跑到了苎萝山的那边,跑到了五湖的对岸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他收起了钓竿,收拾了钓筒,在夕阳里信步回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没有带走一尾鱼儿,只带走了满塘荷叶的清香。

                本页面《行走江南》的转载信息

                本页标题:行走江南

               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willowandsass.com/xinqing/47023.html

               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